盲盒很火,监管别“盲

    分享到:
    点击次数:92 更新时间:2022年05月16日14:46:20 打印此页 关闭

    干巴愣子辣椒盲盒”“32根胡萝卜盲盒”“土豆自由盲盒”……近期,随着一些地方疫情暴发,出现了采用盲盒方式销售果蔬等生活物资的现象。上海和吉林相继发布合规警示、提示函,明确提出应当切实保障消费者知情权,不得趁机利用盲盒销售形式清理库存积压商品,不得以盲盒为噱头模糊商品信息、捆绑搭售等。

      起源于玩偶盲盒的盲盒经济近年来得到井喷式发展,并逐步延伸至文具、美妆、零食、旅行等多个行业领域。与此同时,夸大商品价值、虚构中奖概率、销售临期商品或假冒伪劣产品、过度营销、设置不退不换霸王条款等问题随之出现。律师表示,应尽快出台相应的指导性规则,为盲盒经济健康有序发展划定合规红线。

      中奖概率是否真实很难知道

      今年8岁的吉林长春女孩乐菲两年前迷上玩偶盲盒,如今,陆续拆出来的小玩偶们整整齐齐摆在她的房间里。乐菲妈妈说,该品牌的玩偶盲盒有很多系列、很多主题,想凑一套就得不停地拆。

      在长春的各大商场里,很多卖文具、首饰、玩具的店铺都会在显眼位置放置摆满各种盲盒的大架子。

      “这些盲盒都以隐藏款或高价值产品为噱头,营销方式类似于抽奖,极易刺激消费者购买欲望。很多盲盒玩家抽到隐藏款后,还会到二手交易平台炒卖,至少能有原价四五倍的获利。”曾在两家玩具文具店销售过盲盒产品的庞元对《工人日报》记者说。

      庞元最早接触盲盒是在2019年底,当时一款盲盒机非常流行,该款盲盒宣称有一定概率抽到品牌手机或其他高价值产品,每个35元。在抢购大军中,庞元一口气买了6个,但只拆到一些枕套、坐垫套、水果叉等小物件,市场价还不到10元。

      “能不能拆到手机,或者说中奖概率是否真实,消费者很难知道。”庞元说,如今,这种曾在商场风靡一时的盲盒机因为“中奖率太低”早已不见踪影。

      庞元曾就职的玩具店一直不温不火,在盲盒最流行的时候,店老板引进了十几个盲盒品牌,店里的生意还真就有了起色。“如果没了盲盒的包装和隐藏款的噱头,恐怕没几个人会买。”庞元说。

      天猫国际曾发布的《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显示,每年有20万消费者一年中在盲盒上花费超过2万元,甚至有消费者一年要耗资百万元。2020年底,泡泡玛特在港股上市,成为国内盲盒第一股,更是掀起了盲盒风潮。

      一时间,盲盒似乎成了一种能让产品畅销的“包装”。乐菲妈妈曾给孩子买过文具盲盒,包装很好看,但里面的笔市面上也就卖两三元,“套”上盲盒就能卖到五六元。今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盲盒市场乱象,800元的玩偶娃娃成本仅30元。

      管理标准缺失导致乱象频出

      有研究机构预计,2022年以盲盒为代表的中国潮玩经济市场规模将达478亿元。盲盒改变了很多行业的销售模式,但这种新经济形态因为尚未形成规范的管理标准,导致鱼龙混杂,乱象频出。

      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一些隐藏款盲盒甚至被炒到天价,催生灰色产业链。利益驱使下,有玩偶盲盒企业员工被曝出“监守自盗”,私自拆盒后进行二次封装销售。

      此外,因为盲盒具有极强的信息不对称性,一些不良商家利用盲盒销售假冒伪劣、临期过期产品,或设置不退不换霸王条款等,甚至有不法分子利用盲盒“马甲”实施诈骗犯罪。

      2021年5月,有志愿者在成都一快递点拦截了160多个“宠物盲盒”;今年2月,消费者蔡女士的孩子在文具店购买“盲袋”,拆开后发现是过期的棒棒糖、巧克力豆等预包装食品;近日,广州警方调查发现3个专门利用货到付款盲盒快递实施诈骗的团伙,涉案金额高达2000多万元……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布的《2021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显示,2021年全国消协组织共受理消费者投诉1044861件。其中,因存在商家诱导消费、售卖弄虚作假等主要问题,“盲盒”成为投诉新热点。

      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搜索“盲盒”关键字,得到1.9万余条投诉结果。消费者称遇到虚假宣传、诱导消费、盲盒诈骗、有质量问题不给退换货、热款盲盒下单涨价后商家单方面取消订单强制退款等问题。

      合规指引为经营活动划定红线

      “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来规范盲盒经营及其营销行为,不过,盲盒并非监管盲区,同样要受民法典、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反食品浪费法等法律的约束。” 广东广和(长春)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雨琦律师说。

      王雨琦解释,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5条规定,除商品性质不适于退货的商品之外,消费者在收到商品后7日内有权退货。如果消费者拆开的盲盒并非心仪款式,主张7天无理由退货一般不会得到法律支持,但如果是盲盒商品本身存在质量问题,或者商品的宣传与实际不相符,消费者依然有权向销售者主张民事法律责任,包括退款退货以及赔偿损失等。如果商家提出盲盒售出一概不退不换,则属于霸王条款,侵犯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

      近日,肯德基与泡泡玛特推出联名款盲盒套餐,引发抢购,有人为了集整套玩偶,不惜花费上万元购买100多套盲盒套餐。王雨琦表示,反食品浪费法第7条第2款规定“餐饮服务经营者不得诱导、误导消费者超量点餐”,如果用饥饿营销手段刺激消费者盲目消费,已造成食品浪费。

      王雨琦还表示,多次被曝光的宠物盲盒涉嫌违反动物防疫法和邮政法实施细则的规定;曾风靡一时的脱单盲盒(将含有个人信息的盒子以盲盒的形式出售,以达到交友的目的——编者注)则可能违反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相关规定;如果商家以盲盒的名义清货,以次充好、以假乱真,还会构成欺诈。

      “想要让盲盒这种新业态实现更健康有序的发展,应尽快出台相应的指导性规则,明确盲盒的营销方式、产品范围等。”王雨琦说。

      今年年初,上海发布《上海市盲盒经营活动合规指引》,要求商家明确盲盒抽取规则,强调盲盒经营者应公示商品种类、抽盒规则、商品投放数量、隐藏款抽取概率等信息,要求盲盒经营者不得向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销售盲盒,为盲盒经营活动划定红线。

      近日,天津泡泡玛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因在销售过程中没有公示奖品的获得概率和奖品数量,被罚款5万元。前不久,浙江宁波市市场监管局对当地一家经营盲盒业务的潮玩企业涉嫌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业内人士表示,监管者严格监管,经营者遵规守法,消费者理性消费,这才是盲盒的正确打开方式。

    来源:信用中国

    上一条:“奋斗者正青春” 以法治促和谐解民忧这些司法行政青年被点赞 下一条:以全国统一大市场进一步提升市场经济活力